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daogaoshu.com/,斯旺西

在威尔士斯旺西(Swansea)的高尔半岛上有个美丽的罗斯利海湾(Rhossili Bay)。在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上,威尔士童声合唱的背景就是这里。

脚下的草地上到处都是像小石子一样的山羊屎,还有土拨鼠或是兔子打的茶杯大小的土洞。天空中的海鸥、信天翁、还有各种叫不上名字的海鸟,贴着悬崖峭壁翱翔。青黄色的草地上,一片片黑褐色的灌木布满山坡,灌木上,嫩黄色像迎春似的野花疯狂开放,星星点点、一层一片。灌木的枝叶如荆棘般扎手,而也许正是由于这荆棘的存在,才使得它们没有被威尔士的羊群啃食干净。那灌木十分密实,穿着冬衣坐靠在上面,荆棘也并不刺人,舒服得仿佛是卧在沙发上。

靠着这金色花海中的大沙发,仰头望去,头顶的乌云密密实实,像一口浑厚的锅盖。在乌云的后面是蔚蓝的天,一片舒展地向海退过去,逐渐变成了浅蓝,在尽头的云层之外则是一片耀眼的银亮。这海天的银亮在块块乌云的周边留出了一道道银边,层层叠叠的银边和深色的轮廓,渲染的如同天上飞扬着的重重叠叠的交响诗。

喘吁着走到山上,整个的海在三面展现了开来,这时才发现,你正站在一个半岛的中央。无垠的大海影射着天上无尽的乌云,乌云的轮廓外面,海也是银白晶亮的,仿佛是淡淡愁云之外,遥远蓬莱的又一个世界。在乌云和海之间,横亘着一条狭长的半岛,那是我们今天早晨徒步探游的海湾的另一边。村舍的建筑影像剪贴在云海和草甸的背景中,同样显眼的星星点点是一只只威尔士山羊。在海与山脚下的沙滩之间,三层白色的海浪延绵在整个的岸线上。由于距离太远,那海浪看起来仿佛是静止不动的,细细长长的像三条银线,又像是三条精巧的蕾丝花边,缝在沙滩和海水之间。

翻过了山顶,突然发现在山的另一面,田野、村庄、草地、丘陵,却都是在乌云之外的另一番景象。

在田野和丘陵之间,散布着白墙褐瓦的村庄。村庄背靠着土黄色的山岗还没有返青,太阳下的山峦飘浮着片片深紫与红褐的忧郁,不知是山坳的阴面,还是山后云层留下的影子?山峦的后面,与天相接的又是大海,这迎着阳光的海水在蔚蓝之间呈现的却是鲜艳的绿色和黄色。

我们沿着山脊行进,右边原野在阳光下的鲜绿与左侧乌云未散中大海的浓郁相映成趣,在这原野与大海之间,就是快乐的游者。

越过山脊开始下山,是通往罗斯利海湾海边露营地的道路。整个的山坡都是褐绿色的,田野上白云的影子在悠闲的飘动。海边的沙滩,平坦宽厚得彷如机场的跑道。不知为什么,沙滩上有一大片一大片的积水,这些或湿或干的沙子,在阳光底下,斯旺西又和着云层的影子,呈现出了多彩的颜色。山脚与沙滩之间,是一片露营的帐篷,房车和状如集装箱的简易旅舍,还有几只风筝和滑翔伞在海天间自由翱翔。

山脚下的营地、绿色的草甸、黄色的沙滩,都被深蓝的海洋包裹着。一层层奇妙的黄色与绿色在海里缓慢的漂动,不知是水中漂浮的生物,还是空中云的影子。在海与天的尽头,分不清楚那是海,是岛屿,是沙滩,还是绿洲?蓝的、绿的、白的、灰的,都交织在了一起,又泛着那紫色的、橘红的、胭脂的、熟褐色的光晕。斯旺西在另一边,海天的尽头升起了灰蓝色的云墙,雄伟地立在天边。云墙顶端,迎着太阳翻起的白色云层就像是天外起伏的雪山。

再仰头向上看,这天空的颜色丝毫不比海洋的逊色。你根本无法想象那么纯粹的蓝,那仿佛只有在想象中才会存在的蓝色。

兴奋中跌跌撞撞下了山,把可以脱掉的衣服都脱下放进行囊。我们和每个迎面走来的人都打着招呼,明媚的阳光和怡人的景色就是如此让人心情愉快。

穿过露营地,就是大海和沙滩。到了沙滩上才发现,那一片片的积水,原来是从山上经过沙丘流下的小溪,溪水清澈冰凉,涓涓汇入了大海。沙滩上的人并不多,下水的人无论是玩滑翔伞还是玩舢板,也都全副武装地穿着胶皮蛙人服。

我俯下身去,伸长胳膊,让冰冷的海水欢乐地冲刷我的指间,这迷人的威尔士的海水呀,下次不知何时才能触摸到你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